黑道學生

第三十四章 承諾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諸葛老神仙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賓利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grbvqn.live,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第三十四章承諾

不是所有的上位者都充滿了獅子搏兔,君臨天下和不怒自威的氣勢,也不是所有黑道大梟巨撆都如孫滿弓般沒有任何氣勢到甚至木訥,這就是現實,有和黑瞎子趙鯤鵬那種紈绔的跋扈,也有如吳煌那類大少似的低調內斂,不是演繹傳奇,而是實實在在的生活。

就跟曹家老太爺一般,雖然也是修的野狐禪,可從老太爺身上看不到任何可以稱之為氣勢的東西,如果沒有這么多驚才絕艷的兒子媳婦甚至孫子孫女和那么多的頭銜,走到大街上充其量也就是個行將就木的老頭。

至少在陳浮生面前現在也還沒有露出他那和一幫子開國元勛拍桌子瞪眼睛的氣勢,只是半睜半閉的睜開那雙眼睛,對著陳浮生道:“人老了就喜歡舒服一點,還是老一輩的這炕比較舒服,這是孩子們專門讓人給我這個老不死的壘的,夏天還可以坐張太師椅在院子里晃過來晃過去,這北京的大冬天,雖不是跟南方似的陰冷,但也是實打實的凍,再加上風大,我這快要進棺材的皮囊的是經不起折騰了。人老了,話也就多了,你是蒹葭的女婿,也就是曹家的半個男人,聽我老頭子嘮叨兩句也不算委屈你。”

陳浮生沒有敢接話,雖然老太爺和上海孫老人一般,可是身處的環境不一樣,對上明知道是自己的長輩和官位估計通天的老人,不是陳浮生犯怵,用陳浮生最簡單的思維計算,至少有三個原因能為他的不說話做掩飾,一個是心懷對自己爺爺的愧疚,也有對曹蒹葭說不清道不明的思念,剩下的就是對這個老人的敬畏。

說不怕是假的,只不過沒有怕到不敢說話的境界,不說話只是覺得不知道該如何跟老爺子嘮嗑,一個能和老毛談笑風生的老人讓他怎么嘮嗑,這個問題有點難解決。

幸運的是老太爺沒有在意陳浮生的不說話,而是轉頭看向陳富貴道:“這就是那頭東北虎吧,確實是一塊好材料,也不乏那些后輩對你予以厚望。”

陳富貴不是陳浮生,沒有在老太爺面前傻笑,也沒有那般跋扈,只是對著既是自己兄弟的長輩又和自己爺爺一般的老人說道:“老太爺,我不知道此次您讓浮生來北京的意思是什么,臨死的時候我爺爺就說過讓我一定要護好二狗子和陳家,我們的爺爺如果活著也如您一般歲數,我現在不是對著一個上級或者大人物說話,只是對著一個像我們爺爺的人說話,如果這次您要留下浮生,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拉你們曹家幾個人給浮生做墊背的。”

老太爺沒有在意陳富貴這一番大逆不道的話,敢跟他叫囂的人都被他整的要么居家搬往國外,要么下地獄了,有多少年沒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這樣講話了,一個快要成精的老人如果能被陳富貴這么個后輩用三言兩語就撼動,那他也就不是曹蒹葭口中的那個老太爺了,曹蒹葭曾經對竹葉青說過,曹家只要躺在那個太師椅上的老人活著一天,你就是拉上整個上海都未必能撼動曹家,這就是曹蒹葭眼中的老太爺。

所以說老太爺根本不在意陳富貴的那番話,相反老一輩那種幫親不幫理的護短天性讓他覺的這個大個子除了是塊當兵的料以外,還有這么一個護短的優點。

正如曹蒹葭所說,一個能與用雙手都數得過來的開國元勛談笑風生的老人是不屑于睜開眼睛仔細瞧瞧這兩個羽翼未豐甚至還很稚嫩的年輕人的。天下也就只有曹老太爺這一類的人才有這個底氣不把這頭東北虎所說的話當回事。

曹老太爺雖然沒有氣勢,但也注定不會和陳春雷一般平易近人,一個是沒有那個精力,再一個從土匪起家直到坐上今天這個炫耀位置的老人也不可能擁有那種氣息,對著地下站著的兩人說道:“你們先出去吧,讓野狐那孩子把蒹葭的尸體送進來我看看,自從那次去了南京,我還沒有再看她一眼呢。”說著這話的老人嘴角掛起了一絲慈祥的笑容,看來老太爺確實是疼自己的那位孫女。

從始自終沒有說過一句話的陳浮生心里沒有任何怨言的拉著陳富貴退出房間,而在房間們外等待的有曹野狐,還有一個肩上掛著三顆金燦燦五角星的硬朗老人,大約57、8的樣子,陳浮生這個外行自然不知道老人肩上掛的那三顆星代表著什么,但陳富貴知道,那是中國最頂級軍銜的標志,看著這一組星星的陳富貴必須得敬禮。

老人是曹野狐的爺爺也就是老太爺的兒子曹必勝,這個名字是老太爺在抗戰期間給兒子取的,含義自然也不用多做介紹了。這個老人看著陳浮生和陳富貴,尤其是在看到陳富貴的時候,臉上的笑容燦爛到有點詭異的地步,而看陳浮生的眼光就多少帶一絲懷疑,天知道他是在懷疑這兩兄弟到底是不是一個父親生的,還是在懷疑就憑他這個樣子就能虜獲曹蒹葭的芳心。

陳浮生走出來后就給曹野狐傳達了老太爺的話,不多會,四個警衛抬著一個黑色拉鏈包裹進來,用屁股都能想到那肯定是曹蒹葭的尸體,陳浮生也去看過幾次,依舊是那副禍國殃民的摸樣,沒有任何改變。

看著那個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黑色包裹進入老太爺的房間,陳浮生低下頭的眼中閃過一絲不為人知的哀傷,而在場的每一位都不可避免的留露出惋惜,悲哀的神情。

兩個孩子被那個中年婦女看著,陳浮生吩咐過周小雀不可讓那個中年婦女離開他的視野,從要進入老太爺房間被門衛的警衛擋下之后,周曉雀就如門神一般在另一個房間門口站著,而孩子和中年婦女還有一位老年婦女在里邊。

陳浮生進入房間,看著那個老年婦女在逗弄自己的孩子,其實稍微有點腦子的人就能猜到那個其實并不能算是老年婦女的女人肯定是曹蒹葭的奶奶,說老年婦女,其實并不老,只是打扮有點老氣,如果看容貌和神態,能和黃丹青有得一比,甚至曹蒹葭的奶奶在雍容端莊上更勝一籌,沒有黃丹青的冷,有的只是一臉的慈祥和藹,雖然一雙布鞋和一條黑色褲子讓她顯的有點老氣,但這并不妨礙她那一臉的慈祥。

陳浮生進入房間后雖然能猜到這是誰,但也不敢亂叫,只能在那站著,老人看著陳浮生進來沒有那種奶奶見到孫女婿的親昵,但相對而言是曹家人對這個女婿最和藹的一個,招呼著陳浮生坐下,還準備給陳浮生倒茶,嚇的陳浮生立馬從椅子上幾乎是蹦了起來,雖然有點受寵若驚,但也經不起這么折騰,最后陳浮生成功的站著看曹蒹葭的奶奶逗孩子。

最中間的房間內,曹野狐將那個黑色包裹送進去后就退了出來,只剩下老太爺和他最寶貝的孫女,老人臉上沒有任何悲傷的神情,那張像一張滄桑老樹皮的臉好像早已經把世間的這種生離死別看淡,能活到這個年紀的老人也確實是見多了一條條鮮活生命離開這個世界,可是那雙沒有完全睜開的眼睛出賣了他內心的悲傷。

沒有對著陳浮生兄弟兩睜開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哀,即使再見慣了世間悲歡離合的老人也不能免去生來就擁有的感情,何況躺著的是自己最鐘愛的孫女。

對著一具看上去只是睡著的尸體,老人滄桑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蒹葭,太爺爺不怪你自作主張選擇自己的幸福,我也說過只要你嫁的是一個站著活著的人,即使是路邊的乞丐也好,老太爺都會答應,你娘和那群七大姑八大姨阻攔你,有勢利,也不是沒有對你的關心,看著你現在的摸樣,太爺爺知道你過的很幸福,這足夠了,至于他我向你保證只要他留下一個孩子,我會給他一個天大的榮耀,曹家也認他這個女婿,這是太爺爺給你的承諾。

就這樣,一個老人對著自己最鐘愛的孫女絮絮叨叨,沒有一個人來打擾兩人安靜的環境,房間內肅穆而空靈。

過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老太爺終于把自己要對孫女說的話都說完了,沒有人知道老太爺對蒹葭說了什么,也沒有人敢去問老太爺,這就是一個家族的森嚴,幾千年的傳統不是說變就會變的。

而逗弄孩子的老年婦女也終于停了下來,對著陳浮生說道:“中午飯就在家里吃吧,等吃完飯后再看老太爺還有什么要對你說的,我是比較中意這個女孩,她就是第二個蒹葭。”

陳浮生沒有反駁老人,只是點了點頭,他還沒有自卑到不敢在曹家吃頓飯,至于飯后會怎么樣,喜歡量化分析的他是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見招拆招。

也就是這個時候,諸葛老神仙帶著自己的徒弟張三千坐上了趕往北京的飛機,陳圓殊返回了南京。

浮生后傳小說的作者是寂寞小明,本站提供浮生后傳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浮生后傳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 www.grbvqn.live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諸葛老神仙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賓利

2018-2019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HeiDaoXS.COM .

混的最高境界 重生太子爺 慈悲城 黑道特種兵 黑道公子
黃大仙高手论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