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學生

第七十四章 朋友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承諾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好奇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grbvqn.live,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第七十四章朋友

朋友和兄弟絕對是兩個不同的感念,這在陳家被張家寨一直當外人看和在陳浮生高中時代被那群鄉鎮犢子看不起的時候陳浮生就知道了,他從小到大就富貴一個兄弟,朋友這個詞匯在陳浮生的印象中簡直可以忽略不計,當然這除了張家寨那群愛跟著他們兄弟兩進山的像三千這類娃,和陳浮生歲數差不多的好像真的沒有,這不是他看不起誰也不是他不想和誰交朋友的事,而是這狗娘養的生活太勢利,從初中到高中就沒有人愿意和一個身無分文,吃飯都是啃臭氣熏天的肉干居多的男人肯和他掏心窩交朋友,當然這有他從來不肯吃虧的個性和那點不為人知的自卑在,但更多的都是被生活逼的,陳浮生并沒有因為這些就自暴自棄,他一直像一個打不死的蟑螂一般活的有滋有味。

一群閑的蛋疼的金貴驢友和一個水靈的一塌糊涂的娘們打破了陳浮生和富貴那單調卻兇險刺激無比的生活,那群驢友和陳浮生有沒有交集,陳浮生不知道,他沒有研究過星象也沒有和富貴探討過周易,他不能未卜先知,但陳浮生對那幾個驢友一直記憶猶新,不是因為他們不把錢當錢的###摸樣,也不是因為那個叫楊少身邊的漂亮勢利女人,而是因為他們和一個漂亮的無法無天,家世牛逼烘烘的娘們一起踏入張家寨的,如果僅僅是這也就罷了,問題是偏偏那朵要多燦爛就有多燦爛的鮮花插在了陳浮生這坨牛糞上,然后為他陳家改良了品種后笑著離開這個世界。

他恨啊,恨這個不開眼的老天爺,也順帶著記起了那幾個金貴驢友,他們估計早把這個農民忘到花天酒地的酒吧去了,那個農民是生是死,他們才懶的管。可他們不管,這不代表沒人管,他們不屑于和他交朋友,總有那么幾個不一樣的人愿意和陳浮生這個農民交朋友,不僅交朋友還做了兄弟。

從一開始走出張家寨到了上海,孫大爺對二狗青眼相加不說,連小爺王虎剩也不嫌棄二狗子,一步一步走來,連太原陳家老爺子苦心孤詣培養出來的白馬探花也被他折服,這兩人都是在陳浮生一無所有的時候做了他的兄弟,到后來的江亞樓吳煌這些人實打實的成了陳浮生的朋友,雖然說這兩人是在他小有成就的時候和他做了朋友,但那時候陳浮生的成就在吳煌眼中并不算什么,可是蘇北大少還是和他這個農民做了朋友,所以這讓陳浮生那陰暗的心理略微陽光了那么一丁點,到現在這一頓酒喝下去,這個干爹一認,兄弟是做成了,不再是像一瓶酒那樣封存的時間越長才更有味道的朋友了,陳浮生慶幸,吳煌也沒有不高興。

今天這一桌年輕人,未必個個都有顯赫家世,但在蘇北那塊說大不大說小絕對不小的一畝三分地上橫行霸道了多少年的吳家培養出來的年輕接班人敢肯定,不出十年,這幾個人的成就注定會讓不少人刮目相看。一個家世不知深淺的蔣青帝,一個敢對著全場說一句你們不服氣來試試的曹野狐,還有一個武力值和富貴差不多的大猩猩級猛人,家世不詳,剩下的就是以前盜墓界的榜眼,探花,如今的山西新貴,還有一個陳浮生一手培養起來的張奇航,這個以優異成績畢業于浙大的高材生如今已經進入陳浮生的核心圈子,也是陳浮生在漂白過程中必不可少的角色。

蔣青帝和林巨熊是富貴的兄弟,不是外人,曹野狐也不能算外人,畢竟他也算二狗的哥,其他人那就都能算陳浮生的兄弟了,這一桌人怎么都能算的上親近了,剩下的今天從杭州趕來的的那幾個二世祖,陳浮生和他們是實打實的朋友,但還沒有上升為兄弟,所以宴會結束后陳浮生親自送他們走的,蒹葭的葬禮陳浮生還沒有打算讓他們參加。

“富貴,你和虎剩明天先回張家寨,給蒹葭找個好地方,如果可以看看能不能把娘和蒹葭葬在一塊?”陳浮生望著富貴說道,富貴欲言又止,王虎剩破天荒的沒有說話,神情甚至有點肅穆的點了點頭。蔣青帝看了看林巨熊,又看了看吳煌,把玩著手里的一只酒杯沉默不語,臉上還是那副邪邪的笑容,不知道腦子里在想著什么。

陳浮生看著吳煌說道:“這次你能趕來我是打心眼里高興,等我從東北回來你做東咱兩再喝。”吳煌點了點頭,不過眼神瞟過蔣青帝的時候嘴角浮起一絲笑容。陳浮生放下手里的匣子,自顧自的倒了一杯酒起身,說道:“能和你們坐到一起稱兄道弟,打死我也沒想過,這狗娘養的生活玩我也不是這么個玩法,說句掏心窩的實在話,我開心,我也不開心,但說什么都是假的,我這杯酒是謝大家的。”說完直接倒進了嘴里,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只有坐在旁邊的陳慶之敏銳的發現了一個細節,他被桌子擋住的那只手輕微顫抖。

他不知道他到底是痛還是想抓緊什么,這就跟他不懂爺爺到死也不讓他去取那尊家傳佛像一樣。陳浮生坐下頓了頓對著陳慶之說道:“慶之,你得陪我去個地方,還得帶瓶酒。”陳慶之點了點頭。陳浮生看著曹野狐說道:“哥,這聲哥是我代蒹葭叫的,不管你怎么不待見我,我都得叫這聲哥,這不是感謝,也不是討好,是我知道她今天要在這里一定會這么做。”曹野狐一臉平靜,甚至眼神都沒有波動一下,說道:“我今天還得回北京,后天去東北。”說完起身就走,沒有一絲停留。

不是所有人都能讀懂曹野狐的那份平靜,富貴算半個,畢竟他有個弟弟,陳慶之算一個,他有一個愿意去用他一生呵護的妹妹。親人不是說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譬如那個將一生榮辱付與一堆黃土的老人,那個十年如一日為他們亮著一盞燈的素顏女人,那個天下無雙卻肯為弟弟刨人祖墳的偉岸男人,那個千軍萬馬避白袍可卻為自己妹妹收斂所有鋒芒的探花爺,那個發誓保護妹妹一生不受任何傷害的曹家男人,有親人如此,還要多說?

曹野狐一走,吳煌也起身告辭,不過臨走的時候還極有深意的看了蔣青帝一眼,看著該走的都走了,蔣青帝也坐不住了,望向陳富貴舔著嘴唇說道:“富貴哥,我和熊熊還有幾天的假期,要不我們陪你回張家寨一趟?”富貴冷冷的看了蔣青帝一眼說道:“你們兩回去報道。”說完又看向林巨熊,明顯臉色要比剛才柔和許多,說道:“巨熊,你負責看他回去,如果他要敢耍什么花招,打殘了拉回去。”林巨熊看了看蔣青帝,又看了看他的富貴哥,點了點頭,蔣青帝心里那叫一個苦啊,可臉上一副鎮定自若的表情說道:“富貴哥,我還有點私事處理,這次去演習連一個正點的俄羅斯妞都沒泡上就火急火燎的趕了回來,你總得給我兩天時間發泄一下這憋了這么長時間的火氣吧。”

林巨熊沒等陳富貴說話,就連拉帶拽的把蔣青帝拖走,蔣青帝那叫一個恨啊,這頭熊是油鹽不進,軟硬不吃,不管蔣青帝再怎么舌燦蓮花和使勁掙脫,都奈何不了林巨熊的重劍無鋒,于是蔣青帝也就認命了,和林巨熊步行到南京軍區,快到的時候蔣青帝問道:“巨巨,你就不想去看一下是什么樣的老人才能培養出那么一對兄弟?怎么從來沒有聽咱富貴哥說起過他們的老子呢?”林巨熊沒有理蔣青帝的話,對于認死理的林巨熊來說懶的考慮那些問題,他只知道富貴哥交代了要他帶著蔣青帝返回東北。看著林巨熊毫無反應的摸樣,蔣青帝破口大罵,你個一根筋的犢子,林巨熊轉頭望向蔣青帝破天荒的露出一絲不那么古板的表情說道:“你就那么想知道?”蔣青帝就跟聽到圣旨一樣立即點了點頭,林巨熊說道:“我不想知道。”

蔣青帝徹底癲狂,本以為是他的苦口婆心起了作用,只要林巨熊也好奇,那蔣青帝就準備拐帶著林巨熊去那個地方看看,可現在他是徹底死心了,不過想起吳煌臨走時候的眼神,蔣青帝立即意識到說不定還有戲,于是又掛起了那副招牌笑容,說道:“巨巨,咱們今天晚上肯定是回不去的,要不咱找個地方住一晚明天再走吧。”

林巨熊直直的看著蔣青帝,蔣青帝立即說道:“我能跑的過你?”林巨熊搖了搖頭,“我能打的過你?”蔣青帝繼續問道,林巨熊還是搖頭,“這不就結了?那我還能玩什么花樣?”蔣青帝正兒八經的說道,林巨熊也懶的思考,于是點了點頭,蔣青帝立即扯開嗓子吼道:“老子今天晚上一定要找兩個水靈白菜發泄一下,麻辣隔壁的。”這讓不少人路人感嘆世風日下,連人民的子弟兵都在大街上喊要找姑娘瀉火了。

林巨熊不輕不重的說了句,富貴哥說了讓我看著你,蔣青帝目瞪口呆,他想象了一下他旁邊站一個兩米的壯漢看著他們做就一陣膽寒,雖然他也比較欣賞那個據說娛樂圈有個叫陳冠希的男人,做—愛的時候喜歡帶照相機,但蔣青帝想了一下讓林巨熊照相,立即就閹了,跟剛才的形象判若兩人。

蔣青帝掏出一個最新款的諾基亞n97撥了一個號碼,等到那頭接起電話,蔣青帝淡淡的問道:“知道吳煌的電話不?”電話那頭隨口就報出一組數字,好像斷定蔣青帝一定能記住似的,順便問了一句,干什么,找吳煌干什么,我記得你好像和他沒什么交集吧,蔣青帝啪掛掉電話,甚至有點不近人情。

連云港,一棟別墅內,一個柔媚入骨的聲音問道:“誰啊,這時候打電話來。”光聽聲音就知道這個女人是那種在床上能把男人夾成人干的###,一個略帶點磁性的聲音冷冷的說道:“你沒必要知道。”說完自言自語道:“他還是記著有我這么個朋友的,只是他找吳煌干什么,他不是應該在沈陽軍區么,莫非來蘇北了?”

南京,蔣青帝開著一輛大紅色的限量版的蘭博基尼在路上狂飆,車內還坐著一位大猩猩級的猛人,以他的身板坐這款車確實是有點遭罪。

浮生后傳小說的作者是寂寞小明,本站提供浮生后傳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浮生后傳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 www.grbvqn.live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承諾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好奇

2018-2019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HeiDaoXS.COM .

極道軍師 東北黑幫 教父 超級黑道學生 黑道狂少
黃大仙高手论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