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學生

第二十七章 癡人說夢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王爺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誰勝誰負?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grbvqn.live,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第二十七章癡人說夢

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并沒有因為剛才的事情而影響興致,吃水果的時候馬云鳴有意無意的說道:“浮生啊,山西這塊地方自從紅爺死后就一直沒有消停過,以后有什么用得著我的地方你讓慶之說一聲!”陳浮生點了點頭,馬云鳴起身說道:“你們兄弟聚聚,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完看了馬靜萱一眼,馬靜萱也起身說道:“浮生哥,在山西多呆幾天,好讓我有機會帶你去轉轉!”

等到馬云鳴帶著馬靜萱離開,陳浮生疑惑的問道:“慶之,剛才馬云鳴說的紅爺和四毛是誰?”陳慶之笑了笑說道:“山西的傳奇人物,就相當于你們東北喬四一樣的傳奇,現在道上的人提起他的事跡都可以說上兩三天,原名葉濤,大同人,曾經在山西黑白兩道如日中天,這當然不僅是因為他的背景通天,而傳聞其自身作戰能力令人發指且大智近妖,至于道上所流傳的事跡其中雖然有不少夸張成分,但也大多**不離十,紅爺和東北喬四爺一樣在民間都有極高的評價。”

陳浮生對于這類人物一定程度上很有興趣,問道:“具體有什么事跡,說來聽聽,他怎么死的?”陳慶之點燃一根煙,說道:“當年在華北境內,只要車牌上掛有紅人二字的,都可以橫著走,而紅爺本人在華北境內進出各大飯店,所有人都要起立相迎歡送,而不少政府官員都因為沒有起立而被整過,其中傳聞一位官階大致在省廳級的干部因為沒有起立,被紅爺的人用槍指著腦袋敲詐了20萬,90年代的20萬,而這位廳級干部自然不服,事后找人報復,可惜的是報復的人第二天早上就被挑斷手筋腳筋扔在了那位干部的家門口,而從那以后那位干部再沒有聲張那件事,有趣的段子確實多了去了,不過紅爺的死確實可惜了點,雖然道上傳聞紅爺的死法有很多,可其中知道真相的人我也認識那么一兩個,從他們口中聽到過一些。”

狀元伸了個懶腰,說道:“當年某軍區軍長的兒子傳聞都跟著紅人混過,至于其中真假沒有幾個人知道,但絕對不是空穴來風。”陳慶之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紅爺的背景深厚到什么地步沒有人清楚,但在紅爺死的這件事大致可以猜到個大概,當時山西省委換屆,一位姓胡的書記走馬上任,當時應該是在三晉國際飯店和幾位領導吃飯,恰巧那時候紅爺也進入三晉國際飯店,所有的官員都起立相迎,唯獨新上任的書記不知道怎么回事,并沒有起立,

而紅爺的一個手下走過來就拿著槍指著那位書記很囂張的說道:見了我們紅爺不起立找死啊,新任書記起身,其中仔細原由并沒有人知道,但事后紅爺或許知道今天手下的拿槍指的人是誰,帶著那位小弟要連夜趕回大同,可惜的是那位新上任的書記似乎也不是個簡單人物,回去就將紅爺所有的資料全部調出來,沒有人知道他是想出氣還是想做點什么,立刻下令封鎖各個路口,并且調動軍隊強行留下了紅爺,而紅爺的老婆知道此事后連夜從大同趕往北京面見中央某位大佬,第二天紅爺的老婆帶著免死令來到太原的時候,得到的消息就是紅爺已經被槍決。”

陳浮生感嘆道:“看來那位書記也是個狠人,知道紅爺的背景深厚,強行留下之后居然沒有任何動靜就秘密處決,那最后事情怎么樣了?”

陳慶之搖了搖頭說道:“最后那個書記被調往扶貧辦任了一個副主任,明眼人誰都知道怎么回事,從一省封疆大吏被調往扶貧辦任副主任,名義上是平調,可權力明顯被架空。”陳浮生搖了搖頭感慨道:“難怪我家老頭子常念叨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媳婦也常念叨中國沒有真正的黑社會,這些老一輩的人物傳奇是傳奇了點,可做的太過明目張膽了點,我到不信紅爺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只是政治上的東西怎么著都得謹慎。”

狀元王玄策問道:“那換成你,你會怎么做?”陳浮生笑了笑道:“我是不可能達到那個高度的,敢對一省封疆大吏指手劃腳,只是換成我的話明知道事情已經做下,我一定會一不做二不休帶著那位書記回大同,要不留在他們家也可以!”狀元猛的喝了口酒,說道:“寧可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曹操不愧為一代梟雄!”

陳浮生點燃一根煙,說道:“山西這塊現在和神華合作的怎么樣?”吳涼斟酌了一下用詞,說道:“和神華的合作現在已經步入正軌,只是似乎這次國家整合煤礦資源到現在為止也沒有落入尾聲,而我們資金問題雖然解決,可是錢老爺子那條關系線現在并不是那么好用,到不是他不幫我們,而是似乎這次的煤礦整合伴隨著大規模的人事調動,沒有人敢在這時候做點什么,除了馬家和我們,現在剩下的煤礦似乎都在靜觀其變。”

陳浮生皺了皺眉,說道:“你的意思是除了馬家之外,最大的黑馬就是我們了?”吳涼點了點頭,陳浮生搖了搖頭說道:“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而我們現在除了一個神華集團,并沒有很大的靠山,那會不會有什么問題?”吳涼搖了搖頭說道:“暫時應該不會,只是如果這次煤改一直不進入尾聲,我們的地位就一直不穩定,如果造此發展下去,那對手就會越來越強大,而競爭會越來越激烈!”

陳浮生轉頭看著陳慶之說道:“這就是你和馬家交好的原因了吧,現在拋開事業上的事情,你覺得靜萱怎么樣?”陳慶之嘴角不自覺的扯起一個笑容,說道:“靜萱人不錯,只是我現在還沒想過要結婚!”陳浮生看著陳慶之嘴角的那一絲笑容,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象爻這邊我會看著,我想讓她去青禾和青烏一塊做財務,至于你心里的事情我一直惦記著,和馬家的尺度你自己把握就好!做兄弟的不要怕功高震主,你要想拿回你那尊家傳佛像就要自己努力,做兄弟的能幫你的不是替你去拿回來,而是讓你自己去有那份拿回來的地位,況且以你的本事我做不到的你一定可以做的到,山西這邊的事情我放手交給你和吳涼,有什么你們商量著做,這次來我就是想看看慶之的媳婦,至于馬云鳴這邊慶之你自己知道該怎么辦。”

陳慶之點了點頭,說道:“象爻那邊的那個王胖子怎么樣了?”陳浮生笑了笑道:“胖子人還算不錯,而剩下的事情就得看象爻自己的意思了,等兩人要是有點眉目了,你就自己見見胖子。”陳慶之點了點頭,問道:“南京那邊怎么樣了?”陳浮生笑道:“南京那邊差不多穩定了,這次我先去重慶把小雀和小菊帶回去,完了去趟內蒙看能不能讓喬麥回到南京。”

陳浮生靠在椅子上,繼續說道:“虎剩不是說過要建個學校,順帶著還要在山西搞點房地產什么的,等我忙完這段時間,煤改徹底落定了我和虎剩也來山西,畢竟山西才是重中之重,內蒙那邊不用擔心,南京雖然是我的福地,但局限太大,浙江有個老佛爺,上海有個竹葉青,哪個都不是現在的我可以惹的!”

狀元王玄策接口道:“山西這邊那你豈不是局限更大?別忘了東北還有個納蘭王爺,內蒙還有個孫老虎,更不用說山西的水深程度要比南京那邊更甚。”陳浮生笑了笑,道:“我就個農民,喜歡干一些一本萬利的事情。”狀元王玄策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可你想過沒有,你要想這般小打小鬧就能混到我想看到的那一天,我想那你無異于癡人說夢。”

浮生后傳小說的作者是寂寞小明,本站提供浮生后傳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浮生后傳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 www.grbvqn.live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王爺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誰勝誰負?

2018-2019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HeiDaoXS.COM .

黑道邪皇 黑道公子 不良之只手遮天 黑道太子爺 黑道梟雄
黃大仙高手论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