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學生

第一百八十三章 等等,等等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單挑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高潮前的插入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grbvqn.live,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第一百八十三章等等,等等

張兮兮很不開心,極不開心。本來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號她心情就夠糟糕了,偏偏此刻對面又坐了一個讓張兮兮寧愿再回去面對坤子也不愿意看到的男人。要不是自小就比較疼她的李明朝叔叔也在,張兮兮早開口攆人了。

坐在張兮兮對面的中年男人顯然是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大男子主義者,對張兮兮的橫眉怒目視而不見,只是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號,臉色陰晴不定,眼里還時不時的閃過幾道應該被稱為寒光的玩意,反正是看上去就給人一種陰沉危險的感覺。站在張兮兮旁邊的中年男人打破了讓人感覺壓抑的沉默氣氛,“大楷,年輕人打架,難免會吃虧,小號也沒什么大事,你就不用折騰了。

中年男人看上去明顯和坐在張兮兮對面的中年男人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一個溫而文雅,一個則是渾身透著一股子陰森氣焰。中年男人鼻梁上架著一副無框眼鏡,看上去斯文儒雅,談不上什么氣勢,普普通通,要不是他的穿著極有品位,小梅還真會誤以為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中學教師。

張大楷聽著中年男人的話,皺了皺眉,沒有理會中年男人的話,而是瞥了張兮兮一眼道:“把那幾個人的長相描述一下,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這么囂張?”中年男人也沒有再說什么,畢竟躺在床上的是他的兒子,說心里沒半點火氣那顯然是假的。只是多年的修心養性讓他脾氣和善了點,不想為這么點小事大動干戈。

盡管張兮兮極不待見眼前這個男人,但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號,她也恨不得讓她這個和江浙道上不少大佬關系不錯的老爹讓人去把那幾個混蛋狠狠修理一遍,最好把那個最囂張的混蛋閹掉。于是皺著眉頭簡單把坤子一行人的穿著相貌描述了一下,張大楷陰沉著臉點了點頭,起身道:“我出去打個電話。”

張大楷剛起身,這間高級病房的門就被人推開。進來的是胳膊上還綁著繃帶的衛西,就是張兮兮口中囂張跋扈到比人妖熊子還可恨的男人,和衛西同行的還有七八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年輕人。這么一群人進來,原本還挺寬敞的病房立刻就顯得擁擠了起來。衛西似乎也沒想到房間里除了張兮兮和躺在床上的小號外還有別人,略微愣了愣。

還以為是張兮兮朋友的張大楷和李明朝則第一時間望向了張兮兮,只是張兮兮并沒有理會兩人,而是盯著進來的衛西,破口罵道:“你這個死變態,老娘還正想找你呢,沒想到你到自己送上門來了。”

在一邊的小梅則眉頭皺了起來,拉了拉張兮兮。他不是沒腦子的人,否則當初也不可能同時在顧矩和陳二狗的圈子里混的人模狗樣。人家既然敢來,自然是有所倚仗,張兮兮這樣只能讓事情更激化。張大楷和李明朝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張兮兮這么一說他們也就自然知道來人正是他們要找的人。張大楷眼睛瞇了瞇,剛要開口,李明朝就看著進來的衛西問道:“你就是打我兒子的人?”

估計是商場談判的習慣,李明朝明顯問了一句廢的不能再廢的話。衛西聳了聳肩,很無所謂的道:“就是,沒想到來找小的,連老的也一起碰上了。人家都說父債子還,既然有你這個老子在,那我這筆賬找你算也是一樣的。”聽著這話,就是修養極好的李明朝臉色也變了變,他已經有多少年沒聽到過這種話了。商海沉浮20多年,如今作為寧波富人幫的佼佼者,黑白兩道的大梟也結識了不少,可還真沒人這么跟他說過話。

不過到底是成了精的人物,臉色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對著衛西淡淡的道:“那這筆賬你準備怎么算?”

“怎么算?你兒子把我打成這樣,你問我怎么算?”衛西露出一個略微得意的笑容,叫囂道,“看在你也是個長輩的份上,就讓你和你兒子一起下床給我磕頭認個錯就算了。”說完瞄了張兮兮一眼,陰森森的笑道:“至于那個小妞么,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了她,老子要不讓她跪下給老子吹簫老子就不姓衛。”

張大楷和李明朝都笑了,不知道是不是氣極反笑,反正兩人是都笑了起來。衛西愣了愣,看著發笑的兩人,冷哼一聲道:“很好笑吧?你們繼續!”張大楷和李明朝對視一眼,似乎在說這個世界也太瘋狂了點,這年頭的年輕人都這么囂張么?

張大楷轉頭盯著衛西,眼里閃過一絲狠厲道:“小伙子,難道沒人教你什么叫尊敬長輩嗎?你父母是誰?”

衛西瞥了張大楷一眼,極不客氣的道:“啊呸,長輩?就憑你也配?要是識相的,就趕緊滾,否則別怪我不尊老……”張大楷也被衛西說的愣了一愣,他不是沒碰上過發狠的,可還真沒見過敢對他這么橫的年輕人。就是他和李明朝城府再深厚也有點發怒了,張大楷的怒氣不同于李明朝的怒氣,李明朝是那種明顯動怒了但還能耐得住性子的人,屬于綿里藏針類型的。他則是那種習慣了在一個領域無休止殺伐,頤指氣使的大男子主義者,要不是這樣他當初也不會對陳浮生說那種給我一千萬,否則打斷你手腳那種話。

也由此可見張大楷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的怒氣直接表現在了他的行動上。他沒有再廢話,直接掏出電話就準備打電話,李明朝搖了搖頭道:“這畢竟是在上海市區,鬧出什么事影響不好,讓我給警察局的朋友打個電話。”張大楷陰沉著一張臉點了點頭,他雖然發怒,但還沒有到昏頭昏腦的地步。這是在上海,并不是在浙江,而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也明顯是有恃無恐,所以要是真鬧出點什么亂子,收拾也比較麻煩。李明朝則不一樣,這幾年李明朝一直在上海經營,人脈關系都比他要深厚的多。

衛西看著兩人,也不著急,他確實是有恃無恐。不說他身后跟著的都是上海警備區的人,就是單他自己這個身份,來的人也得衡量一下自己的能耐。來的只要不是他老子和方少坤子之類的人物,剩下的人他衛西哪個都不怕。也正因為如此,衛西放心的看著他們打電話蹦跶,看這兩個人好像還都有點能耐,看看他們能找來什么人。道上的?警察?還是跟他老子一個級別的?前兩樣他是一點也不擔心,當然要是他們真能找來竹葉青方少之類的人物衛西也就認了。可要是找不來,那就不能怪我沒給他們機會,衛西如是想。

很快,五六個警察就趕到了醫院,領頭的是一位略微發胖的中年人,身材稍矮,一身相當扎眼的制服到是掩蓋了他這些僅僅是略微的缺陷。因為看男人制服上的肩章,明顯是副局級的官,再不濟也肯定是大隊長一類的人物。男人還沒進門就喊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敢在醫院聚眾鬧事,給我把這群人都帶回去,一邊喊一邊努力的擠開了一條道。也不怪他火大,本來正在女人身上聳動的他被這么一個電話叫來,難免有點火氣,可是打電話的人又是他的好友和財神爺,不能不來。

等到他擠進病房準備和李明朝打招呼時,衛西鼻孔朝天的冷哼一聲。男人本來就有火氣,現在又被人這么一打擾,自然臉色不善,立刻就準備發火。他到想看看是什么人這么大膽,居然敢對張大楷和李明朝這兩人動粗。就在他轉身看到衛西的那一霎那,本來張口準備訓人的嘴張的更大了,只是硬是把已經要脫口而出的話憋了回去,略微發紅的臉色也因為憋的太辛苦而漲成了豬肝色,就這樣瞪大眼睛跟看到了他死去的老爹一樣吃驚的看著衛西。

李明朝和張大楷自然也發現了來人的異樣,這次輪到兩人吃驚了,再看衛西的眼神則多了一絲疑惑。要知道來人可是上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隊的副隊長,正兒八經的副局干部。站在張兮兮旁邊的小梅看著這幅場景則嘆了口氣,用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道:“看來免不了麻煩老頭子的幾個老戰友了。”說完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拿出了電話,剛準備打電話的他就看到那個回過神來的警察一臉諂媚的湊到了衛西旁邊。

因此他打電話的動作也就停了下來,只聽那個警察一臉賠笑的對著衛西道:“原來是衛少啊,我是真不知道衛少在這,要不我怎么會來?。”衛西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男人,冷冷的道:“那要是沒什么事那劉叔你就可以走了,我們就是敘敘舊。”被稱為劉叔的人略微猶豫了一下,一頭是他頂頭上司的上司的公子,另一個則是能給他錢花的財神爺加朋友,顯然得罪哪一個都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衛西可不等他,臉色變了變道:“怎么?莫非劉叔是想帶我回去?”男人著急的擺了擺手,道:“衛少說的什么話,我怎么敢,只是對面的人是我的朋友,也是這幾年上海商場的風云人物,衛少你看能不能……?”衛西看著李明朝和張大楷極欠抽的拉長聲音道:“哦……原來是大商人,難怪一個電話就能把劉叔招來,不簡單哪!”

說完頓了頓,“只是我這個人偏偏就吃軟不吃硬,這事我還就沒完了。”

那個警察搖了搖頭,走到李明朝身邊,附在李明朝耳邊道:“李哥,不是小弟不幫忙,實在是小弟也沒有辦法,衛少是市局衛局的兒子,你看能不能說句軟話?”李明朝看了男人一眼,知道他也難辦,又看了衛西一眼,臉色變幻不停。他自然知道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姓衛,要單是這樣的話李明朝到也有辦法解決,他在市政府也有那么一兩個能說的上話的人,可問題是因為這么件小事就讓他動用多年來經營但卻一直沒舍得用的棋子總是有點不劃算,這還不說衛家的勢力可不僅僅止于那么一個位置。

張大楷大致也明白了怎么回事,能讓他的老朋友犯難的官級肯定不低,只是難不成還真要給那個小伙子道歉認錯?

衛西的耐心顯然已經磨夠了,看了被他稱為劉叔的人一眼,道:“劉叔,您要留下來看戲嗎?”男人搖了搖頭,看了李明朝一眼,極其無奈的走向門外,畢竟得罪了衛家大少就是得罪了衛局,比起官職和錢,哪個更重要是很明顯的事情。等到男人離開,衛西看著李明朝和張大楷,不緊不慢的道:“我看你們也黔驢技窮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哈。”說完指著張兮兮道:“來,小妞,過來,你要把大爺伺候舒服了,說不定大爺心情一好就放過你們幾個。”張兮兮瞪著通紅的雙眼,瘋狂的道:“伺候尼瑪,回家你自己伺候你媽去吧,生兒子沒###的死變態!”

聽著張兮兮的痛罵,衛西冷著一張臉道:“有你罵的機會。”邊說邊走向張兮兮,張大楷到底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擋在張兮兮面前看著衛西平靜的道:“小伙子,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你要真把這件事做絕了我張大楷也不是好惹的。”

“哼哼,老東西,我還真想看看你怎么不好惹?”衛西徑直走向張大楷,張大楷皺了皺眉,他雖然老了,可還不至于老到不能動手動腳。看著走向他的衛西,一腳踹了出去。衛西冷冷的看著張大楷,不閃不避,就在張大楷的腳踹中他身體的前一秒。他一個側踹后發先至的印上了張大楷的腹部,140多斤的張大楷被這一腳踹中,弓身如蝦,不停的向后退去,將他身后的張兮兮也靠了后去,直到張兮兮身后的小梅扶住兩人,這才停了下來。畢竟他只是一個商人,還是一個差不多被女色掏空的商人,在玩腦子和手腕上可能兩個衛西也不如他,但在這種純身體對抗的事情上,兩個他也不夠衛西看。

局面,一觸即發!小梅將張兮兮拉到了自己身后,手里的電話也撥了出去。就在這時,一個和這種緊張氣氛極不協調甚至突兀的聲音響起道:“等等,等等!”

浮生后傳小說的作者是寂寞小明,本站提供浮生后傳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浮生后傳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 www.grbvqn.live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單挑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高潮前的插入

2018-2019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HeiDaoXS.COM .

黑道太子爺 只手遮天 黑道狂徒 黑道公子 黑道公子2
黃大仙高手论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