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學生

第一百八十六章 陳哥,以后我跟你混吧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表演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現在丹麥是白天還是晚上?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grbvqn.live,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第一百八十六章陳哥,以后我跟你混吧

一行人找了一個相對僻靜的角落,陳浮生看著衛西感慨道:“我是真有點想不通你們這群二世祖是怎么想的?打架,那有輸有贏的個事情,打完就完了,沒事老報復啥?”衛西沒有說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現在想說什么也不能說,至于他腦子里到底轉動著什么念頭那也就不得而知了。

陳浮生為自己點了一根煙,右手輕輕的放上衛西還綁著繃帶的手,道:“我問什么你答什么,別跟我玩虛的,否則……”說完右手輕輕用了點力,衛西殺豬般的嚎叫響起,道:“我說,我說。”

“你的名字?”

“衛西。”

“父輩級別。”

“我爸是上海市公安局局長,爺爺是前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叔叔跟大伯也在政府部門任職,幾個舅舅分別在上海警備區和南京軍區任職。”

“那個叫坤子的人呢?名字,父輩什么級別?”

“坤子名叫劉坤,和我是一個大院里玩大的,現在在成都軍區西南獵鷹特種大隊服役,以后應該前途比我好。家里父親是上海市副市長,爺爺是前任政治局常委,外公在南京軍區任職,其他的叔叔舅舅也都是政府人員。”

“是不是故意去皇后找茬的?”

“不是,我們只是想去皇后玩玩,可路上就和那伙人起了沖突。”

陳浮生點了點頭,他最怕的就是有人對皇后心懷不軌。現在既然不是那他也就放了一半心了,

可是還有一半提在嗓子眼上,聽聽衛西剛才說的就知道了,這都什么人?一個比一個牛叉,一個比一個來頭大。衛西似乎是故意說這番話為自己打氣加油,看著陳浮生低聲道:“你要是現在放了我,我保證以后再不找事,坤子那邊我也會跟他說。”

陳浮生也配合的點了點頭,似乎覺得衛西的提議很好,就在衛西以為陳浮生準備答應他時,陳浮生沒有半點水分的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道:“別tm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盤?以你們這幾個二世祖的勢力以后要報復我有的是機會,現在服軟,老子不信。也別跟老子來發誓那一套,老子最不信的就是那玩意。最后問你一個問題,你們幾個和方一鳴什么關系?”

衛西似乎也被這個問題問的愣了愣,不過看著陳浮生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立即說道:“我和坤子,方少都是一個大院長大的。”陳浮生點了點頭,不知道在想著什么。衛西試探性的問道:“你和方少認識?”

陳浮生笑了笑,沒有回答他的話。將衛西脖子上的匕首拿了下來,道:“我也知道惹不起你們,所以我也不打算惹你們,但你得答應我這次的事情就此一筆勾銷。”衛西悄悄的后退兩步,點了點頭,陳浮生似乎也沒發現衛西的這個小動作,放佛是在思考衛西這番話的可信度。

衛西看著思考的陳浮生,眼里閃過一絲喜色。

轉身,沒有半點停留的突然向外跑去,衛西的爆發力不可謂不強,僅僅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就沖出了百米遠,估計劉翔都沒他這速度,他似乎也為自己的這速度沾沾自喜,所以速度稍微放慢了點。陳浮生嘴角扯起一絲冷笑看著衛西的背影。

就在衛西以為自己馬上就可以召集人馬再次尋仇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擋著一個身影,一個背著一桿二胡,長相極其野獸的人物。衛西的小腦袋似乎有點想不通這個人怎么會出現在這?他不是在陳浮生旁邊嗎?也不能怪衛西想不通,要他承認自己害怕沒看到樊老鼠離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最多就是因為他回答陳浮生問題的時候太過專心了,并沒有發現樊老鼠已經不在陳浮生邊上。

不過此時箭已經放到了弦上,不得不發,再說只要他過了這關,那他衛西就又可以召集人馬,到時候就不怕他們了。這明顯是很正確的想法,可問題是他能過得了這關嗎?

這些想法僅僅是一閃而逝,略微停頓了一下的衛西沒有停止他的跑動,似乎是想直接撞開樊老鼠。擋在衛西前邊的樊老鼠看著直沖過來的衛西,身體迅速向一邊閃去,幾乎是放著衛西沖了過去。本以為會遇到阻礙的衛西幾乎是用足了吃奶勁準備撞的,可沒想到居然沒撞到,怎么回事?本能的想回頭看看。

就是這么一愣神的功夫,樊老鼠一只手已經抓上了他的肩膀,衛西在警備區呆過,身手算不上是什么尖刀兵,可也不弱。本能的肩膀下沉,轉身,一拳迅速搗向樊老鼠,動作相當規范。樊老鼠不閃不避,身體跟著衛西微彎,搭在衛西肩上的右手并沒有放開,而是左手閃電般迎向衛西砸過來的拳頭,衛西的另一只手還綁著繃帶,行動有所不便,所以沖出去的拳頭立刻回撤,一記狠辣的鞭腿掃向樊老鼠。

樊老鼠還是沒有閃避,只是身體加速前沖,成一條直線筆直撞向衛西,探出去的手后發先至的以一股蠻橫姿態抓上了衛西的手,順勢跟著衛西向前,在衛西的腿已經掃上樊老鼠的時候,長驅直入的樊老鼠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大的力量,帶著衛西向后扯去,一拉一扯,衛西重心立刻不穩,樊老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勢大力沉的一肘砸在了衛西大腿上,肩膀借勢撞上了衛西的胸膛,沉腰,借力,一氣呵成。衛西的身體在這眼花繚亂的攻擊之下如一條拋物線般飛了出去,倒地不起。

樊老鼠沒有半點憐憫,狂暴的拎起躺在地上的衛西,一把摔在了陳浮生面前,道:“沒想到這龜兒子還有兩把刷子。”陳浮生極欠抽的拉長聲音道:“哦……?難怪呢?幸虧我明智。”在他眼里樊老鼠說有兩把刷子的人自然不是普通人。陳浮生蹲下身,抬起衛西的下巴,玩味的說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老子早知道你不肯老實,跟老子玩這套,你還嫩了點,當初老子在張家寨玩這招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

說完用那把阿拉斯加捕鯨叉輕輕的放在了衛西襠部,柔聲道:“既然你不肯揭過這筆賬,那我只好……”邊說手邊上邊下的比劃了幾下,似乎在衡量位置。衛西哭喪著一張臉道:“陳哥,我服了,這次我是真服了,只要你大人有大量放我這馬,我保證以后再不找事,并且我還能把你引薦給我爸。”

陳浮生點了點頭看著衛西道:“真服了?”衛西臉色一片蒼白,如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道:“真服,真服!”陳浮生眼珠轉了轉,似乎在思考衛西的話。他比誰都清楚,像衛西這種人,你不把他打到怕為止,他是斷然不肯老實的,所以這也是他故意玩了這么一手。畢竟暴力可以成為解決問題的后盾,但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要徹底解決問題還得是談判,再說能化解的恩怨必須化解,畢竟多交個朋友要比多樹個敵人從成本上講更劃算,更何況還是衛西和坤子這樣背景的敵人。所以陳浮生必須得慎重,這不是在江蘇,有錢老爺子坐鎮,他還能玩上一玩,這是在上海,被稱為共和國驕子的城市。而且這年頭也不是亂世,殺了人不用償命,這時代殺人是犯法的,要坐牢滴。以陳浮生現在小日子過的這么滋潤,讓他去坐牢,這不明顯是扯淡么。

衛西看著思考的陳浮生,似乎還怕陳浮生不信,掙扎著取出電話道:“大哥,你要是不信,我現在就給坤子他們打電話說咱們的事了了。”陳浮生終于回過神來,仔細盯著衛西的表情看了一會,沒發現什么異樣。這才搖了搖頭道:“這樣,既然你答應我這筆賬一筆勾銷,那我也不能沒什么表示。這樣,明天我請你和坤子吃飯,到時我再找兩個人做個見證,你看怎么樣?”

衛西自然點頭應允,陳浮生也沒有再說什么。拋給衛西一根煙,蹲下身給他點燃,自己也點燃一根,坐在地上道:“我這個人從來不玩虛的,你要是敢騙我,我拼著這條命也得讓你知道騙我的后果。”說完放下五指,那把阿拉斯加捕鯨叉如飛一般在五指間跳躍,可陳浮生的臉色卻平靜如常,似乎這僅僅是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看的衛西一陣膽戰心驚。“我就是靠這個吃飯的,解剖過畜生,人也通過那么一兩個。”衛西眼中閃過一絲恐懼,被這么一個敵人盯上他是真怕,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臉色蒼白的道:“大哥,我保證不再找事。”

陳浮生這才點了點頭,道:“當初我也在上海呆過一段時間,要不是一個跟你們差不多的二世祖非跟我過不去,我到現在估計也就是個給人打工的。”人類是種很奇怪的動物,當你居高臨下折磨他半天之后,再跟他說幾句好話,他就不會再對你報有敵視,相反還會感恩戴德。(相信大家都有過這種經歷)大棒加胡蘿卜,威脅加利誘,絕對是很有效的馭人手腕。

衛西現在就是如此,他抽著煙問道:“陳哥,當初是誰欺負你來著?要不要小弟幫忙?”陳浮生笑了笑,笑容滄桑而淡定,似乎以前的事對他影響已經不再那么大,緩緩的說道:“是一個叫趙鯤鵬的。”剛才還躺在地上的衛西猛然坐了起來,吃驚的看著陳浮生道:“就是趙陽朝老市長的寶貝孫子?”陳浮生點了點頭,衛西張大嘴巴道:“那你……你……不就是那個殺人全家的陳二狗?”

陳浮生擺了擺手道:“哪有殺人全家。”作為上海二線以上一線一下不算太入流的公子哥,衛西自然聽說過熊子趙鯤鵬的事情,雖然有心人極力掩蓋那件事,但那件事幾乎在大上海各個圈子里也是傳的沸沸揚揚的,這也讓不少大院里的家長一直作為反面教材告誡孩子們不許出去隨便招惹別人。衛西是比較清楚那件事的人之一,知道參與了那件事的家族都是衛家惹不起的。所以聽到這件事之后腦子似乎有點跟不上,如果說剛才他還存有一點點不敬的念頭,現在則完全沒有,有的是對陳浮生的高山仰止,如同看神人一般看著陳浮生道:“陳哥,要是早知道你就是干掉趙陽朝老市長的狗哥,打死我也不敢跟你得瑟呀,要不以后小弟我跟你混吧?”

浮生后傳小說的作者是寂寞小明,本站提供浮生后傳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浮生后傳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 www.grbvqn.live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表演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現在丹麥是白天還是晚上?

2018-2019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HeiDaoXS.COM .

重生太子爺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六道 黑道學生5三分天下 黑道學生4病魔纏身 我的黑道男友
黃大仙高手论坛高手